转载 · 11 7 月, 2024 0

[转载]在有热武器可以压制暴民的现代国家,结束奴隶制需要有什么条件?

以下内容转载自知乎,不代表个人观点。

现代奴隶制会亡于原子化的叛乱。

所谓原子化叛乱,就是没有路线,没有纲领,没有组织,没有诉求,完全是一个个原子化的个体,随机的展开报复社会的行动。他们随性而起,没有规律地进攻任何被他们视作敌人的对象,包括不限于仇人,看不顺眼的路人,妇女儿童,甚至是自己。他们如同一个个堂吉诃德,一个人就是一支叛军,用自己随意想到的方式来反抗社会的秩序,也完全不在意这种反抗会自己带来怎样的结果,一切以给社会造成最大程度的破坏为目标。

现代奴隶主的热武器是专门为镇压大规模集团化叛乱而设计的,因此集体叛乱的难度比冷兵器时代提高了太多,但个体叛乱的难度却并没有提高很多。原子化叛乱的镇压成本远高于同等规模集体叛乱。一万个普通人集合起来,组成一支反政府军,占领固定的据点,进攻固定的战略要地,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拥有机枪,坦克,无人机的职业军队。但如果一万个人分散在一万个地方,在一万个随机的时间,随机的地点,朝随机的人群发起随机的攻击,热武器镇压的效率就将大大下降,由此造成的破坏也远超过一万人组成的集团军。比如内蒙古那个杀了一家五口的人,在如此严密的社会监控下也花了十天时间才找到,这种人一旦多起来,带来的治安成本是无法承受的。这就是为什么现代统治者害怕治安战更甚于正面战争。

当然奴隶主也会未雨绸缪,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现代信息手段,将每个人的行踪监视起来,提前瓦解一切潜在的叛乱。这时就体现出个体化叛乱的另一个优势,就是他根本没有组织也没有征兆。现代信息技术可以扼杀大多数密谋组织的叛乱,但难以察觉随性而起的报复社会行为。一个人揣着一把枪走在大街上,满街的摄像头也看不出他脑子里在想什么。你把枪禁了,他就用刀;你把刀禁了,他就开着车上街创人;你把汽车也禁了,他就捡起路边的石头砸人;你把石头也全部清理干净,他就赤手空拳的搞事,比如韩国那个梨泰院事件,就是有人在楼梯口推搡造成人群踩踏,你怎么预防?这个过程中,叛乱者永远处于先手,统治者永远在被动防御,这不是你装几处监控,加几处安检就能杜绝的。

其实不止热武器,思想镇压的武器也会失效。面对一个接一个随机出现的叛乱者,你无法在道义上攻击他们,在思想上抹黑他们,因为他们既没有道义也没有思想,他们不为任何人谋福利,也不寻求解放任何人,他们不惮于杀害弱小和无辜的人,他们不受任何道德上的,纲领上的,正义上的约束,因此任你再怎么站在道德高地上审视他们,他们也视你的审判如无物。你也无法分化打压他们,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个原子化的个体,你还能怎么分化?总不能把一个活人分化成无数个细胞吧。你也无法拉一派打一派,他们想起一出是一出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派,你环顾四周,个个看起来都是老实人,你手握利剑,既不知道该惩罚谁,也不知道该保护谁,这就是所谓“拔剑四顾心茫然”。

君以此兴,必以此亡。当奴隶主试图把奴隶集中起来压榨时,最终便会亡于集体化的叛乱;当奴隶主试图把奴隶分割成原子化的个体时,最终便会亡于原子化的叛乱。原子化的叛乱者们就如同病毒细菌,他们随着社会病态的恶化而滋生,传播,扩大,而机枪大炮是杀不死细菌的。

新时代的叛乱,核心在于“乱”而不在于“叛”。新时代的叛乱者,并不需要将刀刺向统治者或是隶属于统治者的任何暴力机关,他们只需要将刀刺向身边够得着的人,不管是有仇的人还是没仇的人,认识的人还是不认识的人,身强力壮的人还是老弱病残的人,实在没人了就刺向自己,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奴隶制统治根基的动摇。奴隶制和任何契约社会一样,也是建立在群体的共同信念的基础上的,任何形式的混乱都会导致这种信念的崩塌。每多一个报复社会的人,混乱度就增加一分,奴隶社会也就向着原始丛林社会更靠近一步。而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具有随机的攻击性,越来越多的个体如同布朗运动般横冲直撞,统治者最终会发现,自己的社会规则再也无法驾驭这个不断增熵的世界,奴隶制也就走到了尽头。